蚂蚁花呗信誉套现

2016-10-01 16:36:59中国新闻网
摘要蚂蚁花呗信誉套现,网站若打不开请直接联系【◥██◤QQ:2892008397◥██◤】【◥██◤电话:13665017075◥██◤】安全交易,诚信为本,信誉第一██████爱花呗,全国最大花呗套现提现平台!
男子被铁锤击头杀害 妻子当晚梦见其头破血流


  原标题:“大状”下乡帮山区农民解难题

  “每天早餐和午餐都是白粥加白菜,晚餐才会煮点米饭。”村民梁欲妹哭着说,如果不是伍律师出手法律援助,家里连粥都没得喝。今年8月29日-9月1日,信息时报记者跟随进村律师伍思扬驱车数百公里,翻山越岭,走村串户,见证城市“大状”与山区农民的零距离接触。

8月30日,在村民梁欲妹的家里,伍思扬律师(左1)在翻阅核对案卷资料。信息时报记者 陈引 通讯员 刘洪群 摄

  

  

  现年48岁的梁欲妹是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洽水镇小江村委会西院村村民。2013年2月,其丈夫罗某借了2000元给嗜赌的洽水镇某小学教师钱某。2013年3月25日晚,罗某到钱某所在的学校追讨欠款,双方发生争执,钱某拿起铁锤朝罗某头部击打多下致其死亡。钱某将罗某的摩托车扔到附近水电站的引水渠里,将尸体抛到水电站的出水口。

  同年3月26日凌晨,梁欲妹被噩梦惊醒,梦见丈夫罗某头破血流,半夜叫上丈夫好友起哥寻人。天快亮时,罗某的摩托车被发现,民警迅速破案。2013年11月,肇庆市中院判处钱某死刑、附带民事赔偿3万多元。2014年5月,省高院终审改判钱某死缓,附带民事赔偿因无可执行财产而终结执行。

  梁欲妹说,终审后小叔子每次喝完酒就发怒。丈夫去世时家中有4个未成年子女在县城读书,梁欲妹租了400元的房子,到快餐店煲饭、洗碗,每月1500元工资,后来店老板得知她困难,破例涨了100元的工资。

  大女儿被迫辍学去打工,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,由于营养不良,二女儿患了贫血。春节时,两个孪生儿女患了禽流感,差点没了命。好心的小江村委会主任借了2000元救急,亲姐和姐夫也及时伸出援手。但丈夫的死,让梁欲妹成了困难户,累计借了他人8000多元。

  “三餐都吃不饱,还如何与别人打官司。”梁欲妹对法院的终审判决不服,但没钱没文化,只能等子女长大了,他们有文化,再去打官司。伍思扬律师的出现给她带来了曙光。“听说有律师进村,我就去找他。”

  伍思扬分析认为,要解决梁欲妹一家的问题,首先要解决其生活困难问题。

  经多次走访,去年12月,伍思扬律师帮她写了司法救助申请书,请求给予司法救助10万元。梁欲妹向肇庆市中院和肇庆市检察院、广东省高院和广东省检察院递交了申请。今年4月,梁欲妹得到了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。

  梁欲妹说,生活困境得以缓解,每逢有人问起此事,她便说伍律师好,她的小叔子没再嚷着闹着了。8月30日,伍思扬律师为梁欲妹另案提起民事诉讼提供了法律建议。

  

  Э

  

  “希望伍律师能帮忙,把属于村集体的山地要回来。”8月31日一早,洽水镇桂岭村委会主任钱国华拦下了伍律师,他称,国营某林场由1982年至今34年,一直侵占该村的集体山地858亩,钱国华随即掏出两张发黄、因长年折叠而几乎断裂的纸片,那是一份1982年的怀集县法院的民事调解书。

  由于山界不明,权属不清,双方纠纷不断,乱砍乱伐现象严重引发纠纷。法院经实地踏勘,查明山界后促成双方和解,明确了邓山埂区域的858亩山地归桂岭大队所有。然而,民事调解书生效至今,桂岭村仍未拿回土地。伍思扬重新勘察了地形,中午又遇上了新纠纷。

  “迁安办撤销了,找政府有关部门,则说这是迁安办的事,真不知该找谁了。”36岁的长调村村民梁卓满拿出资料倾诉委屈。2002年4月,因怀集县白水河水电工程的建设,他的住房处于水电站水库淹浸区内,因而与白水河水电工程迁安办签了搬迁协议。

  2003年,梁卓满一家按协议搬迁到指定地居住,几年后,迁安办撤销,至今13年所住房子仍没有宅基地使用证,他的房子不能作商业经营、不能出租、不能转让,还要担心房子随时被拆掉。

  梁卓满通过进村律师的公开电话与伍思扬取得联系,伍律师为此上门找了梁卓满5次。

  当年梁卓满迁安,迁安办只差“最后一步”,现在成了各部门都不愿意接受的烫山芋。

  根据前几次进村的实地调查和资料收集,伍律师建议不要再执着办证,而是依土地使用的审批程序,带齐当初的文书资料和迁安协议,到国土局咨询办证事宜,务必让国土局列出办证所需的资料,缺哪一项补哪一项,一项项落实补充。

  

  

  “当时觉得很奇怪,怎么会有律师跑到偏僻的山里来。”茶岩村委会主任赵锐标说,去年夏天,第一次与伍律师见面,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不是做生意,不是探亲,城里人谁会冒着危险,熬这难行陡峭的山路进村。

  赵锐标说,伍律师进村后,常给村民讲解法律知识,让村民知道更多的合法与不合法。以前遇到矛盾纠纷常,村民很容易就打起来了,现在遇到纠纷,矛盾双方都说要找伍律师。有的等伍律师来,到现场解决;有的则打电话咨询;需要走法律程序的就打官司。

  “伍律师人好,帮我们农民用了真心。”赵锐标说,村委会希望伍律师多进村,矛盾纠纷少了,村委会的工作可以顺利开展,村里一团和气。

  

  

  “你少管闲事,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伍思扬说,一次,他下乡到东园村,一进村子就看到一群的青壮村民围在一起开会,群情激昂,看到伍律师立马就安静下来,领头的村民拦住伍律师,说莫管闲事,假装什么都没看见,不然别怪不客气。伍律师对村民说,到底发生什么事,说给我听,看我能否解决。

  原来,东园村与新田村之间有几百亩纠纷的山地,双方都认为山地是自己村的,新田村的村民已在纠纷的山地上进行了种植,东园村为此曾组织村民到纠纷山地进行砍伐和除根,这回又打算再次“铲平”山头。

  伍律师问村民有何依据证明纠纷山地是东园村的?有无山林权证?村民说有,立马就去找。找到山林权证,经现场核对后,伍律师对村民说,哪用“铲平”山头,依法就可拿回山地。

  此后,伍律师帮东园村写了诉状,依法申请返回山地,目前此案还在诉讼程序中。伍律师说,如果按村民之前的说法,假装没看见,对出现的矛盾纠纷置之不理,村民“铲平”山头的过激行为很容易诱发两村矛盾加深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

  

  现年50岁的伍思扬律师从业于广东天量律师事务所,2014年5月起,他自愿到肇庆最边远的怀集县洽水镇,担任8个村的法律顾问,其中最远的茶岩村,开车要5个半小时,往返要11个小时。为了不把时间浪费在路上,他在几个村的中心区域找了个废弃的果场居住。

  目前,广东有许多进村律师与伍思扬律师一样,活跃在广阔的农村基层,化解农村的矛盾纠纷,推动基层的法治建设。据广东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提供的数据,2014年5月至今年7底,全省律师担任村(社区)法律顾问共为村(社区)及群众服务超过147万人次,其中为村(居)民提供法律咨询近57万人次,直接参与调处矛盾纠纷超过4.1万宗,参与处理群体性、敏感性案件近2400件,举办法治讲座或上法治课11.7万多场次。

  信息时报记者 魏徽徽 通讯员 刘洪群 梁宇彤

责任编辑:隗俊



友情链接: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现金网 澳门赌场 网上百家乐 网上赌球 北京赛车 博狗

友情链接: 全讯网 博彩评级 申博 澳门葡京赌场 大赢家比分 赌博网站 重庆时时彩 澳门威尼斯人